羅馬尼亞貪污問題與政治文化的淵源

80861(圖:羅馬尼亞反「放生貪污」案,成為1989年壽西斯古政權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運動。)

 

羅馬尼亞早前因所謂「放生貪污罪犯」的緊急法令引起自共產時期末代領袖壽西斯古以來最大規模的群眾運動。該法令為《第13號緊急政令》是一項關於赦免、減刑等刑法修正案,包括特赦刑度五年以下的罪行、60歲以上的受刑人可有條件減去一半的刑期;最富爭議者,是關於濫用職權罪的內容的變動,若犯此罪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不足20萬列伊,僅追索損失,不追究刑事責任,而最高刑期也從7年監禁減至3年。

 

由於此法條涉及到部份官司纏身的政客,是否能安然過關特別是執政黨社民黨(PSD)主席德拉戈尼亞(Liviu Dragnea),他在2015年涉嫌策劃在2012年公投案中舞弊,被判緩刑兩年,因此辭去內閣職位;社民黨2016年贏得大選,擔任眾議院院長的他卻又在年底捲入濫用職權與偽造證據的調查。

 

新法一旦得到落實,德拉戈尼亞很大機會可以脫罪,因此不單惹起民間眾怒,就連政府內部如總檢察長、國家反腐局、最高法院等司法單位,也都反對不透明且缺乏客觀性的修法。

 

主張修法的司法部長約爾達凱(Florin Iordache)則以監獄人滿為患為由,搬出歐洲人權法庭和憲法法院的見解做擋箭牌,強調草案中的赦免對象不包括腐敗分子、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等。不過在一連串遊行抗議後,他最終辭職,而總理葛林多努(Sorin Grindeanu)宣布撤回政令。

 

在國會,羅馬尼亞反對黨的不信任案,卻因為社民黨與執政同盟組成的自由暨民主聯盟黨(ALDE)在議會佔有過半優勢,而無法成案。在野「國家自由黨」的前黨魁、現任總統約翰尼斯(Klaus Iohannis)卻表示,將啟動諮詢性的全民公投,用民意向執政聯盟施壓;與此同時,支持執政黨的民眾也上街,要求總統下台。自此,雙方的政爭更是蓄勢待發。

 

羅馬尼亞在共產時代完結逾30年,國內貪污問題仍然嚴重,但是這不代表羅馬尼亞人道德水準偏低,相反,歐盟曾提出一份針對27成員國腐敗感知的商業調查,其中一道關於收賄標準問題:「你認為多少錢以上的禮物,算是賄賂?」羅馬尼亞人中有將近四成民眾認為:只要是禮物,無論多少錢都是賄賂。羅馬尼亞人對於司法單位,也有較歐盟平均值更高的信心,近五成的人認為,涉貪者不論是行賄還是收賄都難逃調查和定罪;相信反貪機構會秉公執法的人,更高達六成,位居歐盟第一。

 

而貪污問題對經商的困擾程度,羅馬尼亞名列前五,第一到第四為捷克、葡萄牙、希臘與斯洛維尼亞;就細部來看,政府的「恩庇與裙帶」(patronage and nepotism),羅馬尼亞位居三甲,僅次於捷克與希臘。超過九成的受訪者認為,羅馬尼亞的腐敗現象非常普遍,高於歐盟74%的平均值;在收賄與濫權牟利方面,有82%的中央級、70%的地方級政客、官員都可見這種情事。

 

由以上可見,羅馬尼亞的貪污並不是民眾道德程度的問題,而是政治文化所導致的問題。羅馬尼亞的民主轉型,是東歐國家中最具戲劇性,也是東歐之中唯一一個國家出現流血革命,事件原本是族群衝突,卻演變成對統治者的抗議。當時的獨裁者壽西斯古(Nicolae Ceauşescu)未能控制情勢,在演講中引發群眾暴動,被迫倉促逃亡。之後遭受逮捕,不到數日即判處死刑。

 

羅馬尼亞革命的主導者,是同屬共黨的異議份子伊利埃斯庫(Ion Iliescu),及其黨羽與軍方人士,他們組成的「救國陣線」(FSN,即PSD的前身),進行了一場內部政變,將國家失靈的問題歸咎於壽西斯古與親信,利用民情激憤啟動「去共化」,成功的切斷「救國陣線」與共產黨的關係。

 

即是說,羅馬尼亞1989年的革命,與其他中東歐國家並不相同。除了血腥清算獨裁者外,民主化的過程從開始就沒有足夠的反對勢力與公民社會參與,乃是由洗白後的共黨精英主導。

具體反映在隨之而來的選舉結果,1990年第一次民主直選,伊利埃斯庫囊括85%選票當選總統,之後在1992年、2000年陸續當選,展開前後約十年的統治。「救國陣線」在短短二十多年內經歷數次政黨整合,換了四次名稱,包括伊利埃斯庫出走FSN所創立的民主救國陣線(FDSN)、之後改為羅馬尼亞社會民主黨(PSDR),最後才是社民黨,多次改組後,仍只在1996年議會選舉落居第二,其餘時間都是作為第一大黨存在,顯示羅馬尼亞與過去極權統治的決裂(ruptura)並不完整。

 

由於羅馬尼亞屬於半首長制,且憲法規定總統必須退出黨派,因此縱使數次總統選舉已出現分屬不同勢力的當選,但議會仍是長期掌握在社民黨及其聯盟手中,若以兩次政黨輪替測試(two-turnover test)觀察,則羅馬尼亞可謂模糊地通過民主鞏固的階段,但難謂真正的鞏固。且近年來開始出現左右共治的現象,像是2012年與主要反對黨國家自由黨(PNL)聯合執政,主要是為了抗衡右翼的民主自由黨(PDL),但由於合作只是利益需要而一時妥協,在2014的總統選舉後便立即拆夥。

 

長期僵化的政治氣氛,亦讓選民不恥,漸成為政治冷感。議會選舉投票率從90年代的八成到2016只剩39%,總統選舉也從七成多下降到五至六成。這讓一些政黨老面孔長期把持國政,反而得靠人民的街頭運動,以及司法單位的肅貪,來終結他們的政治生命,其實不利於民主政治的發展與成熟。

 

羅馬尼亞經濟雖然在近年高速發展,但民眾未能分享的經濟成果。今年是羅馬尼亞入歐盟第十年。這數年間,羅馬尼亞大約得到近400億歐元的注資,以彌補與其他先進會員國的差距,其GDP從2006年約980億歐元,增加到2015年的1600億歐元,更在去年取得4.8%的成長。然而,其人均收入在2008年達到約一萬美元的最高點後,開始呈現上下震盪、踟躕不前的狀況,到去年反而只剩約9,500美元。

 

從世界銀行關於中等收入的標準來看,羅馬尼亞是從2005年越過3,976美元的關卡,迄今仍難以突破12,275美元的「中等收入陷阱」。因此,持續推動民主改革,是歐盟以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建議。近年羅馬尼亞雖然大力打貪,但本次議會的「自肥」等於宣告形式民主的重挫,人民必須思考如何進行下階段的政改。

 

值得留意的是羅馬尼亞總檢察院傳喚了前總統伊利埃斯庫,他被控反人類罪。這是由於1990年,有一些學生不滿伊利埃斯庫而在布加勒斯特大學廣場抗議,伊利埃斯庫涉嫌號召並安排煤礦工人對示威者展開攻擊。檢察官更指出有國家軍警特務參與,這些人不止毆打學生,亦破壞反對派黨總部和一些獨立報紙的編輯部,最後造成4人死亡,1,200多人受傷,卻被政府美化為「煤礦工人起義保衛民主」。事隔20多年,終於看到該案揭露真相的一線曙光。羅馬尼亞的轉型正義會否走得徹底,能否透過改革突破中等收入陷阱,仍然有待觀察。

 

來源:

 

徐子軒:政治竊賊:羅馬尼亞,未竟的民主轉型

 

相關閱讀

習近平:世紀工程 造福各國 15 - 05 - 2017 前港區人大朱幼麟指 接聽電話的地勤人員「講到喊」 18 - 04 - 2016 俠客島:十九大上中央再提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意味深長 24 - 10 - 2017 新屆中委今產生 新時代思想寫入黨章 24 - 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