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大選為何社民黨聲勢突起?

Germany's Chancellor Merkel is welcomed by European Parliament President Schulz in Brussels(圖:德國總理默克爾的地位將受到前歐洲議會議長,社民黨的舒爾茨(右)的挑戰。 來源:路透社)

 

德國最大報紙《畫報》在星期日的民調中,指出德國社會民主黨(SPD;以下簡稱社民黨)的支持率從1月的21%增加至2月的33%,在一個月內增加了12%。使現任總理默克爾所在的基民盟(CDU),在近10年中首次遭遇異軍突起的挑戰。德國公共電視台ARD在2月2日民調:「如果你可以直選總理的話,你會投給誰?」,默克爾僅獲得34%,遠低於社民黨候選人舒爾茨(Martin Schulz)的50%。

 

為何社民黨的聲勢會突然暴升?這可能與社民黨總理參選人的變動有關。

 

今年1月21日,德國籍的歐洲議會議長舒爾茨受社民黨黨主席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邀請,,到蒙塔鮑爾(Montabaur)討論今年大選的情勢與戰略。會中,加布里爾突然讓出總理參選人之位,這一決定打破了默克爾以及許多媒體所預設的大選格局。外界一直認為作為黨主席的加布里爾一定會代表社民黨出戰,但礙於支持度一直無法提升,加布里爾最後決定「暫時」放棄競選。在討論何為「暫時」之前,我們可能要先問:誰是舒爾茨?

 

在德國,總理並非由選民直選,不過,角逐總理之位的候選人一直以來都在大選期間扮演關鍵的角色,對政黨以及未來政府的政策立場有顯著的影響力。例如:社民黨在過去曾推出的兩位候選人,2009年的前外交部長史坦邁爾(Frank-Walter Steinmeier)跟2013年的前金融部長史坦布律克(Peer Steinbrück),皆代表國會黨團內的保守派,在德國被稱為所謂的「社海梅圈」(Seeheimer Kreis)。他們同時也被視為默克爾跟社會黨籍前總理施羅德(Gerhard Schröder),保守政策的代表性人物。

 

與此相反,舒爾茨沒有這樣的「包袱」,他當了30多年的政治人物,卻有65%民眾對他不熟悉,不清楚他的政見。

 

再者,舒爾茨的意識形態不僅偏向左派,社民黨的創黨精神更是呈現在他整個生涯:他在北萊茵-西法倫邦(Nordrhein-Westfalen)的工業區出生長大,熱愛足球,自稱天天做白日夢的他小時候很想成為一個專業球員,所以很常翹課而被留級了兩次,最後無法高中畢業。後來因為踢球受傷,成為國家選手的夢破碎,只好從事書商行業。

 

舒爾茨因此一度酒精成癮,在興起過一次自殺的念頭後,他最後自願住進戒酒中心四個月,自此之後決心戒酒。他隨後在維爾塞倫鎮上開了一家書店,這段時間裡,他幾乎把店裡的書通通都讀完一遍。1987年,31歲的他選上了維爾塞倫市長,成為北萊茵-西法倫邦史上最年輕的市長。

 

1994年起,舒爾茨轉為投入歐盟政治,成為歐洲議會議員, 而2003年一次在議場上與意大利總理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口角,使他一夕成名。他批評貝盧斯科尼壟斷媒體,威脅意大利的民主;貝則反駁,要推薦舒爾茨去演納粹電影裡,負責管理集中營的軍人的角色。

 

2012年,舒爾茨當選歐洲議會議長,並在任期內提高了這個職位在歐洲的重要性。2013年希臘金融危機,他成為了默克爾在歐盟最大的對手:在一次的歐盟談判中,默克爾曾蓄意不讓舒爾茨參與會議,要求他離席,舒爾茨則表示:「我要留在位子上,我代表的是議會,如果把我趕出去,我會在門外靜坐舉 著『這就是默克爾對民主的理解!』的標語。」

 

舒爾茨的生平可見他是最能代表社民黨的人選—在工業區長大的孩子,經歷各種挫折,最後成為了歐洲議會議長,代表著歐洲5億的人口,不畏懼權威而挑戰著歐洲各國的政治領袖。

 

至於舒爾茨這次參選的政見是甚麼?到目前為止,他對很多政策的細節未有表態,但大方向的主張是「公平正義」,他指的是「社會公平」(soziale Gerechtigkeit),例如經濟上的再分配。在競選宣言裡,他特別提到天天刻苦耐勞上班幹活的人們,且表示他打算以這群人作為他政策的核心。

 

他又在演說中批評了數年來的「抽稅不平等」,並指責那些有助於跨國企業逃稅的相關法規。這些表態或許與社民黨近的發展有關。

 

社民黨是德國歷史最悠久的政黨,其支持者主要來自工人階級與中產階級。社民黨自1998年以來,除了2009年-2013年的那四年為在野黨之外,在聯邦層級一直都是執政黨。但從2005年與基民黨一起組聯合政府到現在,由於社民黨的國會的席次並非最多數,只能扮演「小夥伴」(Juniorpartner)的角色,在過去也因此而無法提名總理。

 

2003年,社民黨籍的前總理施羅德推動「2010議程」(Agenda 2010)的改革,在政策的立場上往右派靠攏,造成了貧富差距的擴大,以及社會福利的「挖洞」(意指把社會福利國家的組成要件跟特色砍掉)。這些改革讓德國的勞動力在國際市場(與西歐國家相比)變得相當便宜,對國家經濟的整體發展而言利大於弊,且當全歐洲正在經歷金融海嘯與歐債危機時,德國還能擁有歷史新低的失業率。

 

然而,這樣的改革根本無法讓社會最底層的人享受經濟成長的成果,數據根本顯示不到他們真實的生活。人民的無感,導致許多社民黨的鐵票(如西德工業區的工人階級),在施羅德推行改革後,開始對社民黨感到越來越失望,轉而將票投給左翼黨(Die Linke)或是2013年才創立的極右派德國另類選擇黨(AfD)。如何重拾選民的心,也成為社民黨今年的目標。

 

對於棘手的難民問題,舒爾茨引用漢堡市長奧拉夫·紹爾茨(Olaf Scholz)的一句話:「我是自由主義者,但我不是笨蛋!」意即強調不容任何人在德國胡來犯罪,「我們永遠不會放棄我們的法治原則。」這些話主要是在回應右翼對難民潮的批評和操弄,在人道原則下展現強硬的態度,以便將最近傾向右派的選民,拉回社民黨的懷抱裡。

 

部份基民黨的成員開始與保守派媒體攻擊他是民粹主義者,甚至將他與特朗普相提並論。可是,大部分的選民好像不同意這樣的抹黑,有51%的人認為舒爾茨敏銳地意識到社會大眾的擔憂何在。然而他接下來詳細的政治主張才是留住民心的關鍵,如果之後的政策主張無法達到人們的期望,他和社民黨目前的高民調就會像太陽下的雪一樣融化掉。

 

如果舒爾茨最終敗選,社民黨又會如何發展?這就與加布里爾「讓賢」的舉動有關,他這種舉動表面上是為黨著想,實質上他早在去年9月接見兩位民調專家時已被指無可能當選總理。加布里爾因此反省大選的戰略,同時規劃自己的政治前途。最後,他想到對自己最有利的解決方案,便是先讓舒爾茨參選總理,讓外長史坦麥爾出選聯邦總統;然後由於外長的職位在現行的執政聯盟權力分配下,是由社民黨來提名,所以作為黨主席的他,可以決定自己來當外交部長。

 

年輕的加布里爾,無論社民黨今年的選戰是贏還是輸,他仍可擔任外交部長,而外交部長一職總是德國選民支持度最高的政治人物之一。他因此希望藉由外長的角色,慢慢換取人民對他的好感和支持,4或8年以後,他或可重新挑戰總理這個職位。

 

有趣的時,當大家認為默克爾會受到極右的挑戰時,在德國發生的,卻是左翼的異軍突起,默克爾能否及時調整策略,舒爾茨能否延妥續社民黨優勢,讓我們拭目以待。

 

來源:

 

戴達衛:德國大選:勁敵逆襲,威脅梅克爾的社民黨

 

 

 

 

相關閱讀

習近平:世紀工程 造福各國 15 - 05 - 2017 前港區人大朱幼麟指 接聽電話的地勤人員「講到喊」 18 - 04 - 2016 俠客島:十九大上中央再提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意味深長 24 - 10 - 2017 新屆中委今產生 新時代思想寫入黨章 24 - 10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