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前總統派茲的多重身份與歷史地位爭議(上)

Päts_1938(圖:1938年,康士坦丁.派茲在塔林發表演說)

 

愛沙尼亞前總統康士坦丁.派茲(Konstantin Päts) ,是該國歷史上舉足輕重的人物,然而其歷史地位卻極具爭議,新任總統卡琉萊德 (Kersti Kaljulaid)就反對在首都塔林設立他的紀念像,還表明不會出席開幕典禮。事件再次引發對派茲評價的討論。

 

派茲歷史地位如此具爭議性,最大的原因在於他的多重身份既是開國元老、五任總理、也是靠政變上台的獨裁者、最後淪為蘇聯佔領下的頭號受難者。

 

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愛沙尼亞面對嚴峻的世界情勢,一邊是在布爾什維克黨人「十月革命」奪權後、深陷內戰泥淖的俄羅斯;另一邊則是步步進逼的德軍。要是不想在戰後被德國兼併、又或是活在俄國共產黨統治之下的話,宣布獨立似乎成為愛沙尼亞唯一的選項,因此,愛沙尼亞自治省議會選出了由三名成員組成的「救國委員會」,派茲也是其中一員。

 

救國委員會起草了「致愛沙尼亞人民宣言」,並於德軍進犯前一天,也就是1918年2月24日,在塔林公開宣布愛沙尼亞主權獨立,並於當天成立臨時政府,由派茲擔任臨時政府總理,並曾於獨立戰爭期間 (1918-1920) 兼任戰爭部長,在英法等協約國幫助下,成功擊退由東進犯的蘇俄紅軍,以及仍滯留於愛沙尼亞與拉脫維亞邊境地區的德軍,因此在愛沙尼亞建國之初,派茲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1934年初,公投通過的新憲法生效,愛沙尼亞將從議會民主制轉型成總統制,派茲從建國之初就不斷認為應該修憲,將行政權集中在總統手中,有強而有力的領導人才方便推行政策;然而此時,面臨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他的勝算看起來並不樂觀。聲勢最高的,是極右派「愛沙尼亞獨立戰爭退伍軍人聯盟」(獨退盟)推出的候選人。

 

就在總統大選前一個月,時任過渡政府總統的派茲突然發動政變,任命獨立戰爭英雄尤翰.萊多涅(Johan Laidoner) 為總司令、宣布戒嚴、選舉延期、將獨退盟的重要成員悉數逮捕,開啟了長達六年的獨裁統治,又稱「靜默年代」。愛沙尼亞的民主制度不過撐了十六年,便不敵強人的野心而崩壞了。當時派茲聲稱政變手段是「先發制人」,因為獨退盟即將用武力奪權,不過這只是無稽之談:獨退盟的總統候選人聲勢大好,根本無必要提前奪權。

 

1939年德國與蘇聯簽訂互不侵犯條約,其中涵蓋了一條瓜分東歐的密約,波海三國、芬蘭、以及波蘭和羅馬尼亞的部分地區被劃歸為蘇聯的勢力範圍。密約簽訂後不久,二戰爆發,蘇聯開始施壓波海三國和芬蘭,與其簽定軍事互助條約——但愛沙尼亞與芬蘭此時走上完全不同的道路。

 

芬蘭和蘇聯的冬季戰爭開打,不僅戰勝強鄰,也得以保有獨立地位。而派茲則是屈服於史達林的威迫,迅速簽下條約,同意蘇聯紅軍進駐愛沙尼亞,派茲從此淪為蘇聯魁儡。隔年,面對史達林的最後通牒,派茲下台,蘇聯隨後正式併吞愛沙尼亞,派茲也被蘇聯強迫流放到西伯利亞,甚至被強制送進精神病院,最後客死異鄉,其遺骨一直要等到1990年,也就是蘇聯解體前一年,才在愛沙尼亞文化遺產協會的幫助下,遷葬回塔林的家族墓園。

 

從風光一時的獨裁者,淪為敵國的階下囚,如此戲劇化的轉折,令人不勝唏噓。也正應為派茲的一生充滿了這麼多戲劇化的轉折,如何評價派茲對愛沙尼亞的貢獻,從蘇聯佔領的那一刻開始,便成了相當敏感的話題。(未完)

 

 

 

 

相關閱讀

習近平:世紀工程 造福各國 15 - 05 - 2017 前港區人大朱幼麟指 接聽電話的地勤人員「講到喊」 18 - 04 - 2016 俠客島:十九大上中央再提對香港的“全面管治權” 意味深長 24 - 10 - 2017 新屆中委今產生 新時代思想寫入黨章 24 - 10 - 2017